NEWS
画框制作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画框制作 >

艺术家塑造的物象是生灵

发表时间:2019-04-30 14:44 阅读:
二十年前,上海有关出版社拟出《上海美术全集》,苦于没有潘君诺作品,东找西找总算在一位藏家手里,发现一册品相内容画艺俱佳的十通精品,有荔枝蝉鸣、柿子蜘蛛、芦荻蜻蜒、菊石蟋蟀等等,基本上能涵盖他的创作思路和精神内涵,乐得编辑们如获至宝。《荔枝蝉鸣图》与《鸡虫得失》选入《上海美术全集》,可以说是填补了上海近现代美术史的一个空白。
 
其实所有画家都面临一个问题,是传承传统还是有所创新。而艺术与现实生活的渊源关系简直是专业课题,坎坷多难、不幸沧桑原本是生命中非常沉重的负担,而艺术又如何将其转换?从传统意义上来说,绘画就是做梦。潘君诺因为有梦,所以苦涩的生活反变得有滋味,心灵因有充裕的空间而变得如此宽厚。艺术家塑造的物象是生灵,而艺术家自己就是纯粹之至的生灵。

二十世纪海上画坛风起云涌,山水画花鸟画各领风骚,潘君诺先生作为海上画坛一员,尽管后半生境遇坎坷,可他的艺术瑰丽多姿。公平地看待潘君诺,称他为近现代花鸟草虫画大家,应该没有异议。
 
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终,潘君诺在海上画坛消失后,在干什么呢?他虽终日足不出户,躲在万航渡路简朴的居室里,好像摆脱了一切尘世纷争,心情倒也平稳了许多。靠朋友推荐,他到人家里教授中国画、每次收费五角,并当场画一张稿给学生在家临摹用。
 
潘君诺在画室兼卧室的逼仄情形下,学会了调剂时间,白天画画,完成后即在房里拉一根绳子挂上,静坐观赏,这是他唯一的心灵空间。我们现时能够读到的他的作品大多是那段时期的产物。从花鸟草虫到山水小品,看得出潘君诺落魄后的无奈和寂寥,这种状况的微妙奇异反而使他的心态更加落拓明净,画出的画旧气新韵兼容,着实掩盖了他的郁闷和不安。
生活窘迫潦倒的画家,既要生存又要作画,有点难为他了。买不起国画中的主色花青,竟动出脑筋到中药房购买一种叫“青黛散”的中药来代替,画出效果自然不能同正宗花青比。然而,潘君诺的这些画却在他身后几十年依然活着。这些时期的花鸟草虫画是寓意幽远生面大开,笔端始终洋溢着鲜活的生命力。
 
人生的沉郁孤寂直接成就了潘君诺作为大家的基石。他黯然去世若干年后,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潘君诺画花鸟草虫小画集》,虽是一个稍微迟到的信号,但可以预示潘君诺的艺术是拥有读者的。
 


Copyright © 2015-2016 三科油画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