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招贤纳士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招贤纳士 >

独特的政商关系起源于商周之变

发表时间:2019-04-01 10:01 阅读:
  很多人忽略了一个史实,今天汉语中的商人、商业、商品、商旅这些词当中的“商”字,就来源于商朝。也就是说,武王灭商之后,前殷遗民作为一个氏族整体,在失去了贵族地位和王畿土地之后,与“行商坐贾”这个普通职业联系了起来,成了专门从事商业的奴隶,于是发生了氏族名和职业名的重合。
 
  在古代世界,一个氏族或部落集体从事某一个职业是普遍现象。印度种姓制度就起源于雅利安人入侵之后全社会的阶级分层和职业分工。但为什么殷商遗民会成为商业奴隶而不是其他职业的奴隶?这个问题要从两方面看。
 
  第一、在殷人方面,殷商贵族原本就是一种“自然状态”的贵族,既从事军事征伐,也从事长途贸易,与前现代的欧洲贵族很像,贸易与掠夺不分。
 
  开国时期,汤采用伊尹的策略,通过用自己部落的“文绣纂组”交换夏人的粮食,利用贸易战削弱了夏的力量。商朝建立之后,商贸很发达,曾出现过长期繁荣,城邑里有常设的“市”,市内有各种“肆”,货币也大量出现。
 
  甲骨文里有很多从“贝”的字,并出现“易贝”、“取贝”、“得贝”、“朋来”、“丧贝”、“朋亡”(十“贝”为一“朋”)等表示货币往来的用语。而汉字中与钱财和交换有关的字,很多都是“贝”字旁,如買、賣、貴、賤、贏、負、賺、賠、資、財、貨、賬等等,即源自于商代用海贝做货币的时期。后人所说的“殷人贵富”是有根据的,在《商书·伊尹朝献》中,就记录了当时来自远方各地的珍贵物产。
 
  第二、在周人方面,“小邦周”推翻了“大邑商”之后,并没有简单换代成为“大邑周”,而是非常进取地,甚至超前地建立起了一个“天下宗周”大一统,一个范围广阔、“协和万邦”的“天下国家”。
 
  这很伟大,因为建立和管理一个“天下国家”,不是一般的“建国”和“治国”,而是“平天下”,本质上就是在当时的有限地域内越过诸侯层次的“国家政治”直接建立一种“世界性”的政治秩序。
 
  《尚书》中《康诰》《酒诰》《梓材》三篇文告反映了周朝统治者矢志于“德治天下”的开阔气象,周公要求同姓诸侯们“宏于天,若德,裕乃身不废在王命!”“汝惟小子,乃服惟弘王应保殷民,亦惟助王宅天命,作新民。”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新朝的统治者们集体转型成为了一种心怀天下的“事业型”贵族,格局升级,视野扩大,从此远离俗事,不再直接涉足唯利是图的商业。
 
  武庚之乱被平之后,殷商遗民地位更低,被劝导“肇牵车牛,远服贾用”,沦为专门从事商业的职业奴隶。从此,由官府管理工商业的“工商食官”制度出现了。商业被列为“九职”之一,由商族奴隶具体从事,“凡民自七尺以上属诸三官,农攻粟,工攻器,贾攻货”,由官府设贾正、工正进行监督管理,按人户编制,世代为奴,不准迁徙改业。周族贵族们与奴隶们严格分开,购买东西只能通过手下仆役去办理,“士大夫不杂于工商”。
 
  中华社会独特的政商关系自此滥觞:贵族官府从事着高尚的“平天下”事业,奴隶商贾从事着低贱的商业,从此上下两隔,三千年不曾翻转。“官工商”、“官山海”、“官盐铁”等政策相继出现,意味着官府对于商业不容置疑且为所欲为的管制,商朝以前那种“自然状态”的商业,从此被人为设计的“天下国家”制度给永久框定在了一个固定的地位上。

Copyright © 2015-2016 三科油画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